我的恩师.我那寡言的恩师
我的恩师.我那寡言的恩师在学校为Mr.Lim(右)举办退休欢送会上,我们拿起相机,捕捉下他和恩师的合照。

文、图:李欣霓


进大学前一星期收到老师的讯息,当时我毫无保留地告诉他我的决定,听完我的说明后,向来不爱多话的他,用了几句简单的话祝福我生活顺利。三年的本科生活,老师偶尔的问候,都是我继续奋斗的支点,我记得他曾说过,只要是自己选择的路,就要负起责任走下去……

一位老师,每天进课堂教书,完成一次次的每日教学。课堂上,老师循循善诱教导,学生安静听课、写笔记。结束上课,学生把老师每日安排的功课与作业都交上,这就算是一个正常的师生关系吗?老师把每位学生的疑问都解答了,让学生在考场自信作答,顺利维持每年的考试总平均和及格率。这就是好老师的“标准”诠释吗?我的答案是:“不!”

目前,正担任中学华文科任以及班导师,管理并带领40个孩子的学习、三观以及态度行为,成了我的日常工作。一年以来,经历的事不算多,但也足以更正我以往的主观观点。正因为我每天都在实践自我衡量与评价自己是否是一位好老师,所以更有资格分享一段我与中学恩师的经历。

一直以来,并不会因为一位老师擅长授课而喜欢上这位老师,因为单凭片面的知识灌输,并不足以评价一位老师的优劣,只能称得上是一位用心和勤劳的老师。中学时期,我也不是特别勤劳的学生,当然也不是会让老师留下深刻印象的好学生。依然清楚记得自己,中学时那个懵懂少女。当时,我确实抱着鸭群心态,身边同侪选择理科升学路,我也就认为,理科生的道路比较适合自己走。升上大学先修班后,学习路遇到瓶颈,不清楚自己是否应该继续把理科生的路走下去。

在那时,遇到了这位恩师。他是一位资深化学老师,一位特别有经验且要求严格的老师。可是,化学这门课却是我中学生涯中最搞不懂的,即使在毕业后依旧还是概念模糊。回想起那段时期,每天都有许多分子结构图要完成,我根本连碰都不想碰那作业簿。虽说期末考成绩不至于“肥佬”,但也只是刚好过关。老师总会特别关心我,用各种方式让我完成这些厌烦的课业。

我的恩师.我那寡言的恩师三班理科生在毕业迁徙举办联欢晚会上,大伙儿齐聚舞台上,恩师拿着红卡戴着墨镜装酷。

传承恩师不弃精神

每天的化学课,当我无法作答又不想发问时,老师会走来我面前站着许久而不语,他清楚,我会开口问他。懂得每位学生的性格,这也是其他老师所看不到的特点。其他老师看到我这种学生,早就把我归类在懒惰、自我放弃的坏学生中,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位学生,至少在我记忆中,没有例外。久而久之,我就算多幺不想面对,也没办法不去面对。

当然,有时候他也会对我们班上一些扶不起的阿斗力不从心,这时他会直接来句狠话,斥责我们不要读书了。既然读书没用,干脆去摆档口,学卖咖喱面、福建面,如此一来至少还可净赚几千令吉。当小贩只需每天起早摸黑开档,又不需要这幺累在课室坐着画分子结构图和算数,相较起来轻松多了。我们这班就会知道,是时候要哄老师开心了,他也不会气太久,隔天还是一样进班教书,但那个星期,我们班就很难逃过卖面的话题。

另外,老师也很会带动气氛。期末考之后,理科三班都会合办联欢会,学生和老师一起吃喝玩乐。他总是老师中最会玩的那位,在课堂外完全放下“老师”的架子,此外,他的家也成为学生的热闹聚点。一直以来,他都是我们心中最喜爱的好老师。

中六毕业,我拿到一张再普通不过的全“B”成绩单,在理科升学路上决定换跑道。大学本科大胆跟随自己的意愿,选择同侪和师长都感到意外的中文系。进大学前一星期收到老师的讯息,当时我毫无保留地告诉他我的决定,听完我的说明后,向来不爱多话的他,用了几句简单的话祝福我生活顺利。三年的本科生活,老师偶尔的问候,都是我继续奋斗的支点,我记得他曾说过,只要是自己选择的路,就要负起责任走下去。

毕业后,老师已退休,搬到首都和孩子一起生活。我则选择继续留在吉打,从事教育工作,这除了是父母的叮嘱,也是为了传承这位恩师的精神,对任何学生永不放弃。

我的恩师.我那寡言的恩师初中六,在一次回校活动中,一起在食堂拍下合照。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阅读